維多利加&久城

精選文章

儘管如此世界依然美麗 心得 #6

真正該降下水珠之處,是比人的內心還要深的地方。 儘管如此世界依然美麗(以下稱本作 )劇情普通、設定普通,人物塑造還可以,整體稍嫌公式化。雖然如此,本作傳達的意義正面,音樂也很好聽,主要角色想表達的情感也相當真摯,是部不錯的小品故事。

2018年5月16日 星期三

花物語 輕小說&動畫心得 #149





本來想說歸類在輕小說的心得裡就好,但,不能否認我看過動畫,所以也不能保證,筆者不會因為動畫的某些畫面而改變以下的文字內容。



事實上,我確實改了滿多的。











有一篇物語系列的心得,在部落格裡。


由於寫得實在是太……怎麼講,太籠統,太做作,一直被我視做黑歷史,所以沒有PO到其他地方來。


所以我打算重寫一篇。


其實也不能算重寫,不如說是對於西尾的寫作方式有點想法。


以花物語為例。


很多人對於西尾使用包孕體這手法保持很大的意見,認為這樣破壞敘事結構,讓一個故事變得冗長且不有趣。


但筆者覺得,這話說得太早了。


首先先來講什麼是包孕體。


故事中還有一個故事,大概可以這麼簡單介紹。


一千零一夜的故事聽過吧,差不多就像這樣。


只是一千零一夜裡頭說故事的人,單純是想避免自己被幹掉而說故事的,藉由好奇心引人繼續聽下去,每每在快要進入高潮時中斷,以達到說了一千零一夜的故事,本作則有些不同。


神原駿河以前的朋友,她開口說出自己的經歷。


這個經歷,動畫長達快兩個集數的篇幅(記得沒錯的話應該是),小說則是近一百頁。


沒錯,快要一百頁,全部都是那個角色的獨白。


由她當起原本故事中的旁白開始說故事。


文學界常講一句話,叫形式及內容。


一個好的說故事形式,對閱聽人來說,會是一個不錯的體驗,故也算是故事的內容之一。



當然形式也必須跟實際內容作呼應才行,不然只會淪為花拳繡腿。



為什麼西尾要用這樣的說故事形式來完成本作呢?



(以下內容建議閱讀完小說或看完本作動畫再往下觀賞)









如果看完本作動畫的,應該知道,其實本作的劇情線非常簡單。


就只是一個籃球社裡,有個小女孩跟我們的神原有百合關係,但後來傷到了腳,又知道神原在追求戰場原,在身體跟心靈的雙重折磨之下,決定憤怒地跟神原分手,自己再自殺,然後數年後變成惡魔,回來找神原蒐集惡魔部位以及報復(打籃球)的故事。


看完動畫後的那個主題曲MV,就說明了一切XD


然而問題來了,為什麼西尾不讓這個女孩當主角,寫她的故事呢?


因為不是重點,不,或許該說,西尾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說,所以才讓神原當主要敘事者,而沼地蠟花(原先跟神原搞百合的小女孩)的故事不過像個過場一樣。


如同後記、演員下台之後的閒聊。


沼地所傾聽的、所蒐集的,那些所謂不幸的故事(惡魔的部位)才是主角。



但真的是這樣嗎?







這樣難道不是某種程度在否定自己嗎?


神原在本作後半了解到了,不論自己的所作所為,被旁人認為是救人的藥,還是毀人的毒,甚至不過是平淡的水,都無所謂,只有自己才能做自己,因此左手惡魔的部位,也是自己應該承擔的,不應該推給旁人,當然更不應該就這樣讓沼地奪走。


兩名女孩子最後在籃球場打了那一場球,一名成功被說服而消失。我想,這就是為什麼西尾選擇用這樣的說故事方式了吧。


要是以沼地蠟花為主角,不過就是個爛俗的愛情小說。


花物語,雖然可以說是沼地蠟「花」的故事,也能只是個百合小說,不過,也能說是神原駿河本人成長的故事。


以神原為主要視點,劇情線微妙了點,不太像大眾小說的敘事模式,但所講出來的東西,確確實實在讀者心中留下印記。


想成為自己以外的某人,想得到自己沒有的東西。


只要是別人的東西,即使是不幸也想得到。這就是人。


「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」這種態度,對於還不清楚的人們來說,也許真的令人羨慕吧。


不過再怎麼說,還是得面對未來。


這種羨慕的痛苦,說不定在什麼時候,會成為求知不得的經驗,而這份經驗將會打造出全新的自己。


無論會被其他人認為是對的還是錯的,都無所謂。因為──


「妳是在揮灑青春。」


故事結束。







不得不說,西尾在說故事方面一直都很炫技。


而這些技術很多時候又恰到好處,戲言系列也好、物語系列也罷,搞笑佔大多數的刀語,或者你我崩壞的世界那種文字厚重感,加上他那一日兩萬的寫作速度,這些種種,著實令筆者十分羨慕。


但羨慕歸羨慕,我還是我,再怎麼樣練模仿文風跟筆速,也不可能成為西尾。


也不會成為他,因為,這個世界不需要第二個西尾維新。




畢竟只有自己,才能揮灑屬於自己的青春嘛!不是嗎?

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