維多利加&久城

精選文章

儘管如此世界依然美麗 心得 #6

真正該降下水珠之處,是比人的內心還要深的地方。 儘管如此世界依然美麗(以下稱本作 )劇情普通、設定普通,人物塑造還可以,整體稍嫌公式化。雖然如此,本作傳達的意義正面,音樂也很好聽,主要角色想表達的情感也相當真摯,是部不錯的小品故事。

2016年8月14日 星期日

物語系列 心得 #58




物語系列,這應該是西尾維新最大眾的作品沒有之一,也是我第一次接觸到西尾這位作家的小說系列,雖然部分寫作技巧有弱化(題材關係),但我個人認為,足夠當作輕小說創作者們的實用教材。


當初讀的時候,就隱隱約約覺得,這本不太像是輕小說,但又說不上來哪裡不同。


好比說有男主、有後宮、有賣肉、有閒聊(還一大串,有一本甚至是半本書都在聊= =),也有王道作品最愛的打鬥、推理,怎麼看都是輕小說啊???


然而,時至今日,我再度翻開書本回味,發現一切違合感來自特別的細節。


那就是──作者處理故事的手法。






(貓物語版權圖繪)



1.  第一人稱意識流


光是這個手法,就打死一半以上的大眾作家了。


雖然文字本身沒有到EVA那樣的深奧,但也有相當程度的藝術性,這在場景的切換、人物的視角移動,以及劇情的轉折,幾乎都有出現。


舉例,這個手法最有名的特點,就是不按時間軸的順序說故事,有點蒙太奇拼貼的效果,在故事進行途中,偶爾跳進角色的記憶裡,但在記憶中出現的劇情,又與目前的故事緊密連接在一起,不會有突兀感。


還有內心分析,有的時候主角阿良良木會對自己的行為,以旁白的角度分析,人稱會用「你」,一般我們寫第一人稱,很少會這樣寫,通常都是用「我」,主角說的這個「你」,並非指故事裡的其他角色,正是在指自己。



2.  奇快的寫作速度(一天兩萬字)


......嚴格來講這不是手法XD


不過,在文本的字裡行間,可以感受的到作者很直接把心裡的故事打出來,有點像想到什麼寫什麼,卻又亂中有序的fu


經常在作品裡抱怨動畫化如何如何,編輯怎樣怎樣,是否用了XX篇幅描寫內褲這般這般(打破第四面牆),應該可以歸類到這兒。



3.  獨特的角色個性


西尾所塑造的角色強度,已經到每一個都可以發展出專屬故事也不奇怪的程度。


這個很重要,因為,如果沒有好的角色,以下的某個手法就會不管用。




(新房昭之45度   :D)



4.  長獨白


在花物語中出現的。


這裡的長獨白,不是在說像是「日常系的異能戰鬥」早見沙織大飆演技罵男主角的那種,而是更長的,在一個角色的對話框裡,寫出一篇故事,換句話說,就是由那個角色直接用獨白的方式講故事。


有些人認為,西尾這樣處理是不好的,因為讀起來很煩悶,然而,我認為這樣的手法比起老老實實說故事,還要來的有震撼力。



(以下有劇透)



(以下有劇透)



(以下有劇透)



因為,花物語講白了故事很簡單,就是一對因籃球而交往的百合情侶,其中一名看到心儀的學姊然後內心劈腿,接著另一名就生氣,進而自殺,好幾年後,另一名復活變成怪物跑回來找舊愛討公道的故事。


這段獨白,這段故事,透過角色的口中說出,可以讓讀者知道很多從上帝視角所看不到的東西。


同理心,就是這麼一回事。



5.  相聲式對白


這目前大概是日本最流行的寫作手法了,不只輕小說,很多作品都有出現類似講相聲、唱雙簧的對白。


西尾厲害的地方,在於很多作家拿這個手法只是用來單純搞笑,西尾放兩個有個性的角色,在一場景舞台中,讓他們一來一往對話,講出完整的故事。


真正的故事主線幾乎沒有動,但,已經有非常大量的資訊進入了讀者腦海。


用大量對白推進故事,且故事裡面還有故事。


正常來說,這樣滿是對白的小說,會讓人很難閱讀,畢竟不是劇本,沒有畫面輔助是很讓人頭疼的,但讀者還是能耐著性子看下去,原因,正是角色的鮮明個性,以及他們充滿個人特色的說話方式。


這跟「魔王勇者」有點接近,但魔王勇者擺明是劇本小說,物語系列還是有文字敘述的(而且還不少)。


這也跟「又一夜,他們說相聲」的那種舞台劇很相似,以前小時候常常放CD來聽,這次很乾脆地,在書本上就讓我讀到了。






在「物語系列」中,某些手法弱化不少(特別是第4點),或許是西尾為了讓作品有輕小說的感覺,所以在對白中所講的故事多半是一般輕小說會用情節演出的殺必死,偶爾從中埋些主線伏筆而已。


如果想看更高明的處理,大家可以看看「戲言系列」,個人推薦絞首浪漫派,那樣的對白處理實在驚人。


以上。



呼!今天漫博回來補眠,補到現在,真糟糕哈哈~


可是補到現在,居然還可以寫這麼多......


說不定,我也有一天兩萬的實力呢XDDDD

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